k7娱乐

發布者:宣傳部發布時間:2021-01-21浏覽次數:10

作者简介:彭振宇(1972- ),男,湖南永顺人,武汉职业技术学院社会职业与职业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教授。(湖北 武汉 430074)


  《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以下簡稱“職教20條”)開宗明義第一句話就指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這是具有重大曆史和現實指導意義的重要論斷,必須深刻理解並深入推進,進一步提高職業教育社會地位,切實促進職業教育社會認同。筆者從哲學、理論、政策、現實等不同視角,談談對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的認識,就教于方家。

  一、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面臨的現狀

  (一)黨和國家空前重視職業教育發展

  2006年,在國家示範高職院校建設期間,《教育部關于全面提高高等職業教育教學質量的若幹意見》(教高[2006]16號)出台,第一次提出:“高等職業教育作爲高等教育發展中的一個類型,肩負著培養面向生産、建設、服務和管理第一線需要的高技能人才的使命,在我國加快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進程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2014年6月16日,教育部等六部門印發了《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規劃(2014-2020年)》,給出了“教育體系基本框架示意圖”,從這個示意圖可以看出,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與普通教育並列平行,在頂層設計上,已經初見雛形,但還沒有明確提出。2014年6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專門就職業教育發展做出了重要批示,從三個方面深刻回答了“職業教育是什麽”“職業教育怎麽辦”“職業教育爲什麽”,其中提到的“四合”(即堅持産教融合、校企合作,堅持工學結合、知行合一),深刻揭示了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基本的辦學和教學規律,爲我國現代職業教育發展指明了方向。2019年2月,國務院出台“職教20條”,首次明確了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具有與普通教育同等重要地位,具有劃時代的重大意義。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高瞻遠矚,對職業教育的重視程度可以說達到空前的高度。尤其是黨的十九大以來,隨著全國教育大會的召開,“職教20條”的頒布,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被明確提出,一大批重要的職業教育政策文本密集出台,翻開了新時代我國現代職業教育發展的新篇章。

  (二)中國職業教育的雙重二元結構

  整體上來看,中國職業教育發展現狀呈現一種雙重二元結構。第一重二元結構是指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呈現出二元相對獨立發展的態勢,這從《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規劃(2014-2020年)》中的“教育體系基本框架示意圖”可以很清晰地看出。從體系建設的角度而言,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正在從小“h”結構向大“H”結構轉變,職業教育由原來的層級概念逐漸向類型概念轉變。也正因爲這種二元結構,職業教育在與普通教育的比較參照中,處于明顯不利地位。第二重二元結構是指中國職業教育內部從整體上看也呈現明顯的二元結構(見圖1)。這種二元結構,對職業教育發展來說,既是現實和特點,也是困難和障礙。這種職業教育雙重二元結構的不足,主要體現在五個方面:一是統籌協調難度大,增加管理成本,工作效率低,無法形成合力;二是政出多門、條塊分割,不利于國家職業教育事業整體發展;三是資源內耗嚴重,各自爲政,缺乏全局視野,不利于國家資源集中使用,延緩職業教育改革步伐;四是不利于國家人力資源結構的優化整合,加劇人才供需結構性矛盾,拖累産業結構轉型升級,影響國家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穩定發展;五是不利于現代職業教育體系自身建設、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學曆教育與非學曆教育、學校職業教育與其他形式職業教育之間的統籌規劃。

图1 中国职业教育二元结构示意

  (三)社會大衆對職業教育的認識偏差

  如果以1999年大擴招爲分界線,人們對于職業教育的認識可以明顯分爲兩個階段:1999年以前的20年爲一個階段,人們普遍認爲職業教育就是普通教育的一個學曆層次,即中專學曆,屬于普通教育、學曆教育的低層次;1999年大擴招之後的20年爲另一個階段,人們普遍認爲職業教育是一種弱勢教育,層次低、地位低、質量差。歸納起來,目前社會大衆對職業教育的認識偏差主要集中在以下四個方面:一是對教育性質認識有偏差,認爲職業教育是考不上大學的人才接受的教育,類似于社會上的民辦培訓機構,有些人甚至認爲職業教育具有成人教育性質;二是對教育地位認識有偏差,認爲職業教育地位不高,不如普通教育那麽體面;三是對教育質量認識有偏差,認爲職業教育培養質量不好,沒有入學和畢業門檻,什麽人都可以上,怎麽上都可以混畢業;四是對教育作用認識有偏差,認爲職業教育學出來沒什麽用,學曆文憑含金量不高,找不到好工作。

  二、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的多維審視

  (一)哲學視角審視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的內涵

  1.關于職業教育是什麽。一種教育類型之所以是類型而不是層次,最根本的一條,是這種教育具有不可替代性,且具有不同于其他教育的內在規律(即體系性)。從教育自身的規律性來說,職業教育具有與普通教育不同的內在規律。普通教育按照認知規律,依據從簡單到複雜、高深的學科邏輯,重點在知識的傳授創新;職業教育則按照職業成長規律,依據從門外漢到技能高手、技能大師的工作邏輯,重點在技術技能傳承創新。

  根據人才分類理論,社會對人才的需求主要分爲研究型人才和應用型人才兩大類,其中應用型人才又分爲技能型、技術型和工程型三類。因此,從社會對人才需求的角度來說,社會對應用型人才的需求從總量上來說要多得多。按照二八理論,對應用型人才的需求大約占到整個社會需求總量的80%,對研究型人才的需求則只有20%。普通教育更多的是從提高國民基本素質、文化水平的角度,按照學曆層級不同,根據學科分類要求,培養具有相應學曆水平的學術型人才。職業教育則更多的是根據職業分類要求,從更好地滿足社會各行各業不同層次的職業崗位或崗位群需要的角度來培養技術技能人才。換句話說,職業教育所培養的人自身具有層次性和多樣性,需要不同學曆層級、不同專業的職業教育與之相對應,包括非學曆教育的職業培訓教育,以便培養出滿足社會需求的應用型人才。因此,從哲學的角度來回答職業教育是什麽,按照“屬+種差”的邏輯學定義規則,我們認爲,職業教育是指按照職業成長規律,面向人人,以職業技術技能爲教育內容,通過産教融合的培養方式,以應用型人才爲培養目標的一種教育。作爲一種教育類型,其本質特征就在于技術技能傳承創新。職業教育的初心就是圍繞技術技能傳承創新,培養足夠多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支撐經濟發展,推動社會進步,形成“勞動光榮、技能寶貴、創造偉大”的時代風尚。

  2.關于職業教育從哪裏來到哪裏去。從曆史的角度看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客觀來說,職業教育的曆史要比普通教育的曆史長得多。普通教育作爲一種知識體系的傳承創新,從知識的抽象提煉開始,與人類理性思維的發展程度密不可分。這種思維能力提升的標志性事件,就是語言和文字的誕生。而在語言和文字誕生之前,技藝傳承更多的是通過動作和行爲,而不是借助語言和文字來完成的。人類通過實踐勞動,在原始部落和家庭內部,通過動作示範或手把手教的方式,完成生産生活技藝的原始傳承。這就是職業教育的原始雛形,也是傳統學徒制的起源。人們在通過勞動改造自然(包括人本身)的過程中,産生職業教育的需要,生産生活的技藝經過不斷傳承創新,代代相傳至今。

  時至今日,人類社會經過農業社會、工業社會、信息化社會的漫長演進,逐步向智能化社會邁進,社會分工日益精細化和專業化。在經曆了漫長的前學科發展階段之後,職業教育發展到了一個新階段,這個新階段就是現代職業教育的誕生。現代職業教育對于現代社會各行各業的發展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和影響。可以預見,在未來社會的發展中,職業教育必將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尤其在像中國這樣曆史悠久、疆域遼闊、人口衆多、經濟發展不均衡,正在經曆社會轉型升級的大國,職業教育在提高國家核心競爭力、推動産業轉型升級、改善民生等方面,將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二)理論視角審視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的特征

  理論上來說,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最爲顯著的特征主要有以下幾點:

  第一,跨界性。職業教育作爲一種教育類型,天然具有教育的特征,具有教育的共性。但是,作爲一種類型教育,它又不僅具有教育的特征和屬性,還具有人力資源的屬性,與産業界、經濟界具有密不可分的聯系。這種跨界性,就決定了職業教育不同于普通教育,不能用對待普通教育的方式來對待職業教育,必須站在經濟運行、産業發展、民生就業的高度來看待職業教育,通過綜合性的政策工具和制度措施來引導職業教育發展。

  第二,職業性。所謂職業性,是指職業教育針對某個(種)特定職業(群)展開相對較爲系統的教育。職業針對性是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的根本屬性,也是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與普通教育的根本區別。普通教育圍繞學科知識進行教育,職業教育圍繞職業技術技能進行教育。這種職業針對性決定了職業教育必須根據勞動就業市場對技術技能人才需求的變化來適時調整自身的教育教學策略,具有一定的靈活性和開放性。

  第三,多样性。一是层次的多样性。职业教育包括初等、中等、高等三个层次,在普通教育的不同层级中也包含职业教育内容。在目前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阶段,必须坚持职业教育的多样性,以促进经济社会健康可持续发展。二是形式的多样性。职业教育的形式多种多样,不能把职业教育与学校职业教育直接画等号。职业教育的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学校全日制教育,还有企业培训、繼續教育、技能培训、半工半读、周末班、夜班、自我培养等多种方式。三是功能的多样性。不能把职业教育与学历职业教育简单画等号,职业教育除了具有培养学历型技术技能型人才的基本功能外,还有多样化的非学历教育职能,如技术技能研发、职业培训服务、社区服务、创新创业教育、产业文化传承创新、国际交流与服务等。

  第四,终身性。随着人类科技进步,人们的社会生产生活越来越趋向自动化、智能化,对工作能力和生活品质的追求都在日益提高,终身从事一个职业或在同一个岗位上工作一辈子的情况将越来越少。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国际教育标准分类(ISCED)2011版》中,对“学习”和“教育”等概念进行了重新诠释。学习作为一种个人行为将越来越倾向于个体通过现代化教育技术手段进行自主学习。为弥补自主学习的不足,教育作为一种社会行为,将提供更加便利的条件和更舒适的环境来满足这种需求。传统的教育形式、教育环境、教育手段和教育工具,都将面临巨大改变。职业教育作为类型教育,具有终身性特征。它将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能够提供相应的教育服务,支撑个体和社会发展。从职业启蒙到专业教育,再到繼續教育和成人教育,职业教育将伴随人们的终身。

  第五,普惠性。職業教育作爲一種社會需求量巨大、普及性的教育,是一種“面向人人”的教育,具有公益性、普惠性特征。這跟當前“雙高”創建並不矛盾。也就是說,職業教育並不排斥高端發展、高質量發展。發展普惠性職業教育並不意味著以犧牲質量爲代價,甚至以低端爲定位。如何在確保質量的基礎上,辦好普惠性職業教育,對于正在快速發展的中國職業教育而言,的確是一個嚴峻的挑戰。

  (三)政策視角審視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的經驗

  從職業教育政策的視角審視,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年來,我們可以把職業教育發展劃分爲四個階段:

  一是新中國成立以來(1949-1978年)。爲了擺脫民國時期中國教育受英美教育影響的局面,這個時期的職業教育政策主要是在黨的領導下向蘇聯學習。以1952年院系調整爲標志,一大批專科學校、中專學校應運而生,職業教育處于恢複和發展階段。這一時期的職業教育主要作爲普通教育的一個層次,即中專學曆教育而存在。但是,這一時期所取得的成果,在無休止的政治運動,以及隨後到來的“文革”中幾乎消耗殆盡。

  二是改革開放以來(1978-1999年)。這個時期的職業教育政策以撥亂反正,恢複“文革”期間受到重創的職業教育爲主。在鄧小平同志的關心下,職業教育得到迅速恢複和發展。特別是20世紀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可以稱作中國職業教育的“黃金10年”。那時候只有初中階段最優秀的學生才有資格報考職業院校,如果能夠考上國家重點中專,就會取得國家幹部身份,成爲家庭的榮耀,職業教育的社會地位空前高漲。1995年前後,隨著我國計劃經濟體制逐漸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轉變,就業政策由國家包分配向市場主導的雙向選擇轉變,職業教育受到極大影響。初中階段的優秀生源不再青睐職業教育,轉而參加普通高考,投向普通高中。職業教育逐漸走向滑坡,發展面臨困境。

  三是1999年大擴招以來(1999-2017年)。伴隨1999年大擴招政策的全面實施,職業教育迎來一個重大政策機遇期。隨著“三教統籌”“三改一補”政策的落地,一大批優秀中專通過資源整合升格爲高職院校。高等職業教育迅速發展,中等職業教育迅速萎縮。中國統計局官網上中國統計年鑒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全國獨立設置的高職院校從1998年的430所發展爲1418所,增長3.3倍,占整個高等教育高校總數的52%以上。而中等職業教育(僅指普通中專學校)學校數從1999年高峰時候的4109所,縮減到2018年的3346所。

  四是黨的十九大以來(2018年至今)。黨的十九大的召開,標志著中國社會發展進入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提出“完善職業教育和培訓體系,堅持産教融合、校企合作”。2019年新春伊始,職業教育就進入政策密集發布期,重大政策一個接一個推出,並首次提出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論斷,這意味著職業教育發展迎來新時代。

  一般而言,政策文本都是相關利益主體博弈、妥協的結果,而不是具有理想化傾向的學術研究文本,因此難免具有一定的曆史局限性。有學者研究指出,職業教育政策變遷的邏輯從動力、趨向、過程及話語四個方面來看,政策文本與職業教育實踐還存在差距。回顧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年來職業教育政策發展曆程,我們可以得到這樣一個結論:每當政策制定有利于職業教育發展時,職業教育就能夠得到較好發展並贏得社會尊重和認可。由此可見,在中國這樣一個行政主導色彩濃重的社會發展模式中,制度、政策對于改變和提升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重要地位的極端重要性。

  (四)現實視角審視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的尴尬

  從現實的角度審視,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地位不如普通教育重要的表現有很多,歸納起來主要有以下四個方面。

  1.法律層面方面的不完善。從法律層面來說,職業教育作爲一種類型教育,還遠沒有達到與普通教育並重的程度。這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從立法的角度而言,職業教育法律制度體系遠未完善,1996年出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某些條款已經不符合我國職業教育發展實際,亟待修訂完善。國家層面的配套法律制度體系還不健全,基本上還處于用行政文件(政策文本)代替法律文本的階段。二是從執法的角度來看,“一法三決定”①的貫徹落實執行還存在各種問題和不足,很多國家層面的制度政策沒有在省級及以下層面得到有效貫徹落實,各省落實步調、落實程度不一致,導致全國各職業院校發展出現極大的省際差異和校際差異。

  2.財政投入方面的不平等。充足的經費保障是確保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條件,也是體現職普同等重要地位的重要方面。相對普通教育而言,職業教育的國家財政投入非常少。以2019年5月公布的370所高職院校預算數據爲例,從地區分布上看,全國高職院校預算排名前六位的省份分別是:北京、廣東、湖北、浙江、江蘇、山東,校均年預算經費爲2.4億元;從高職院校個體排名看,全國排名前10位的高職院校中,廣東有5所,占比50%,其中預算最多的學校是深圳職業技術學院,年預算經費超過17億元,預算最少的學校僅有406萬元。②這樣的經費預算數據,即便是與一般普通本科高校比,也有巨大差距。以教育部公布的75所部屬高校2019年預算數據爲例,在已公示的30所普通高校中,清華大學年預算經費近300億元,高居榜首,浙江大學、北京大學緊隨其後,預算經費近200億元,最少的湖南大學也有45億元。③從數據對比中可以明顯看出,高職院校最“富有”的學校,其預算經費在普通高校的經費預算列表中也只能排在65名以後,更不用說一般普通高職院校了。

  3.招生就業方面的不合理。长期以来,不合理的高考招生录取制度是制约高职院校高质量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在高考总分750分的情况下,高职院校的录取分数线通常只有150~200分,也就是说高职院校录取的学生高考平均各科成绩只有30~40分。这样的生源质量,如何与普通高校录取分数为500分以上的生源相比?如何有效组织教学,提高人才培養质量?从就业方面来看,社会对职业教育的歧视更为严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找工作时的学历歧视,很多单位招人都有第一学历的门槛限制,中专、大专,甚至不是名校本科毕业的文凭都多少会受到歧视;二是就业歧视,职业院校毕业生在城市落户、职务晋升、工资待遇等方面也有多种歧视性规定;三是劳动歧视,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与专业技术职务(职称)在福利待遇方面有身份差异,同工不同酬。

  4.體系建設方面的不通暢。根據《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規劃(2014-2020年)》中的“教育體系基本框架示意圖”,作爲類型教育,就應當是並列平行、平等互通的關系。但事實上,在高中階段,中職教育明顯不如普通高中;在高等教育階段,高職教育明顯不如普通高等教育。普通教育向職業教育流動容易,職業教育向普通教育流動困難。從老百姓的普遍選擇上來說,有機會上普通高中就絕不會選擇上中職學校,有機會上普通高校就絕不會選擇高職教育。基于普通民衆自由選擇的現代教育體系(教育“立交橋”)還並沒有完全建立,職業教育“斷頭路”“天花板”問題還沒有從根本上得到解決。

  三、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的發展建議

  由于特殊的國情和曆史現實原因,職業教育作爲一種教育類型,要達到與普通教育並重的目標,顯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一項耗時長、涉及面廣的龐大系統工程,必須科學論證、循序漸進。從長遠發展的角度考慮,筆者認爲應當在以下四個方面持續發力,才能久久爲功。

  (一)高度重視職業教育發展的社會“土壤”培植工作

  长期以来,我们国家在教育领域有向外国学习的传统。进入21世纪后,职业教育领域主要学习德国经验。遗憾的是,学习德国职业教育经验很多年,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整体上来看,效果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好。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我们不具备德国那样的“社会土壤”。这是一个深刻的历史教训,必须认真总结反思。因此,我们学习德国、美国、澳大利亚,不能只看见那些显性成果,如模式、概念、具体制度等,更应该关注那些容易被忽视的隐性因素对于其职业教育模式形成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如发展历史、文化传统、民众基础、法治环境、政治条件、经济发展水平、民族精神等。德国的“双元制”、新加坡的“教学工厂”、澳大利亚的“培训包”、美国的“社区学院”等,都是这些国家历史和国情相结合的产物。简单、机械地学习他们的概念和具体模式,不仅无法学到其精髓,还很容易“南橘北枳”学走样,消耗、浪费大量社会资源,得不偿失。因此,对我国而言,应当加强职业教育发展的“社会土壤”培植工作,加快国外先进职业教育经验本土化研究进程,创造有利于职业教育创新发展的社会环境和“土壤”,更新社会观念,提高职业教育的社会地位,促进职业教育认同,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职业教育模式。具体来说,包括以下五个方面:一是建立全国征信系统,培育契约精神和诚信意识,更新教育观念,引导全社会树立大职业教育观,重视职业教育发展;二是完善法治环境,严格执法检查,坚持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弘扬法治精神;三是完善行业协会制度,赋予其职业教育标准制定及技术技能人才培養质量监督职能;四是建立统一的国家职业资格框架和职业能力标准体系,构建与普通教育并行互通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五是建立产教融合型企业遴选发布制度,逐步培育产教融合发展的社会氛围,促进形成校企协同育人机制。

  (二)通過完善立法、嚴格執法,提高職業教育社會地位

  在依法治國、依法治教的大背景和大趨勢下,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要取得與普通教育同等重要地位,從根本上來說,還得依靠法律制度。這主要從兩個方面努力:一方面,要加強職業教育立法工作,不斷完善職業教育法律體系。把黨和國家對職業教育的重視,把職業教育的社會地位、社會作用、社會功能等,以法律文本的形式明確、固化下來,而不是依靠行政文件或國家領導人批示的方式來體現。要盡快修訂出台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高等教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等系列法律文件,及其配套的相關勞動人事制度、就業分配制度、社會保障制度等。另一方面,要加大職業教育執法檢查力度。好的法律制度,需要嚴格執法來體現法律的嚴肅性和權威性,來弘揚法的精神。當前我國職業教育除了立法不完善之外,在執法層面的問題主要有兩條:一是有法不依,如“一法三決定”的某些條款和目標至今沒有執行到位;二是執法不嚴,職業教育在很多時候都是說起來重要,做起來不重要,缺乏懲戒激勵機制。2015年,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同志主持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頒行19年以來中國首份職業教育法執法檢查報告。報告指出,職業教育存在與社會實際需求不匹配問題。對職業教育重要性認識仍然不足,職業教育不能滿足社會對技術技能人才的多方面需求,職業教育經費穩步增長機制不夠健全,教師隊伍還不適應職業教育發展需要,企業辦學的作用未能充分有效發揮,職業技能培訓難以滿足需求。

  (三)通過制度政策傾斜,引導全社會重視職業教育

  制度政策具有强大的社会导向作用。人们对制度政策的指挥棒作用深信不疑。职业教育之所以备受歧视、地位低下,与制度政策方面的歧视性安排密不可分,如中/高招录取制度、经费投入制度、用人就业政策、劳动预备制度等,亟待通过制度安排和政策工具,引导全社会重视职业教育,真正让职业教育“香起来”“亮起来”“忙起来”“强起来”“活起来”“特起来”。制度政策推进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特点,就当前而言,具体建议主要有五条:一是增加职业教育财政投入。进一步完善中职、高职生均拨款制度;提高中职免费入学补贴标准,在高职院校生均拨款1.2万元基础上,使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拨款标准持平并同步同幅度提高;增加职业院校经费预算额度、重大财政专项额度和奖励性拨款额度,大力改善职业院校基本办学条件。二是改革职业教育招生录取制度,建立分类分层指导机制。进一步完善职业教育招生录取制度,对普惠型职业院校,采取宽进严出政策,提高职业教育人才培養质量;对高端优质职业院校(如高职“双高”学校和优质校),采取严进严出政策,优先选拔优质生源,提高职业教育美誉度。三是提高技术技能人才劳动待遇。在就业、创业、落户、职务晋升、职称评聘、人才流动等方面,取消学历门槛限制,福利待遇与技能等级挂钩。四是完善对技术技能人才的奖励机制,加大奖励力度。对各行各业具有扎实职业技术技能的精英给予必要的物质和精神奖励,加大奖励力度。五是建立对产教融合型企业考核激励机制。对通过考核的企业给予重奖或大额补贴,加大对产教融合不力的企业警告和处罚力度。

  (四)因地制宜,“一省一策”,強化省地兩級統籌發展職業教育

  由于中國各地發展存在顯著的區域不平衡性以及城鄉二元結構,經濟發展呈現出東部、沿海、中心城市相對發達,中西部、內陸、邊遠農村地區相對落後的現象。曆史和區域對比性研究顯示,職業教育與經濟發達程度呈現明顯的正相關性。經濟越發達的地區,職業教育就越發達;職業教育越發達地區,經濟發展也越快,形成良性循環。反之,經濟欠發達地區,職業教育往往也發展不好;職業教育發展不好,經濟發展也會明顯受到影響,形成惡性循環。就現實狀況而言,江蘇、浙江、廣東、上海、北京等經濟發達地區在落實國家職業教育制度政策方面,常常反應迅速,步子較大,成爲職業教育強省,而中西部地區省份則相對反應遲緩,步子保守,印證了職業教育與經濟發展程度之間的正相關關系。據此,應根據各地經濟社會發展實際,在國家宏觀制度政策基調保持一致的情況下,因地制宜,“一省一策”,促使有利于職普同等重要地位的地方制度政策出台。一是允許各省出台符合本地實際需要的職業教育制度政策,刺激職業教育事業發展,推動本地經濟社會發展,實現職業教育制度政策與經濟社會發展階段相適應的目標,形成職業教育與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相互促進的良性循環格局。二是強化省地兩級統籌,擴大職業教育辦學自主權,將各地職業教育事業發展與地方國民經濟社會發展,同步規劃、同步實施推進、同步檢查,將職業教育發展作爲地方政府“一把手”工程,與地方發展目標考核挂鈎,實行一票否決。

  總之,面對職業教育發展千載難逢的重大機遇期,只要我們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爲指引,堅持以習近平關于職業教育重要論述爲根本遵循,牢牢把握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的根本特征,上下齊心,真抓實幹,以改革的辦法破解當前職業教育發展中遇到的各種障礙和困難,就一定可以實現職普同等重要地位目標,高質量建成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爲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複興做出職業教育應有的貢獻。